當前位置:100EC>金融科技>多地宣布取締網貸平臺 P2P時代就此終結?

全國疫情數據

{{dataList.mtime}}
  • 確診

    {{dataList.gn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多地宣布取締網貸平臺 P2P時代就此終結?
發布時間:2019年11月12日 09:46:58

(網經社訊)近日,重慶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網站發布公告稱,根據國家統一部署,該市自2016年以來,持續開展網絡借貸信息中介(簡稱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截至目前,沒有一家機構完全合規并通過驗收,所有P2P網貸業務也未經過金融監管部門審批或備案。


也就是說,在整個重慶市的轄區范圍內,將不會留存一家P2P網貸業務的公司。而在重慶之前,已經有不少地方開始了取締P2P網貸業務,包括湖南山東

回過頭看,從互聯網金融之光到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P2P只經歷了短短數年時間,令人唏噓,也令人不解——P2P為何會發展成一個坑害成千上萬人的工具?

一個不留!

多地宣布取締P2P業務

如今的這場P2P清退潮,要從三年前說起。

2016年被稱為互聯網金融監管元年。繼《指導意見》和《征求意見稿》推出之后,2016年8月4日出臺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對P2P金融一系列細則作出了詳細的規定與調整,被稱為史上“最嚴”的監管文件。

盡管紅線和邊界確定了,落地卻不易。由于P2P數量眾多、魚龍混雜又涉及公眾資金,若合規要求一步到位,會危及出借人資金安全,引發風險隱患。于是監管給足了P2P平臺時間,意圖鼓勵P2P平臺走上正規化的道路。

當然,很多平臺在盡力整改,但仍有不少混在P2P隊伍里的平臺本身就是騙錢的,讓他們整改從何談起?只能是接著能騙一天是一天。隨著備案大限接近,P2P行業的備案情況卻是一拖再拖,同時爆雷潮達到了頂點。

這一波P2P爆雷潮,令人心悸。2017年12月錢寶網創始人自首,2018年2月旌逸集團爆雷,4月善林金融跑路,5月中融民信被查。而2018年年中的兩個月內,這波爆雷更是到達了高潮,6月1日至7月12日的42天內,全國共有108家P2P平臺爆雷,其中不乏累計交易額達百億級的P2P平臺停業,包括錢爸爸、牛板金、銀票網、投融家等,僅7月9日一天,爆雷的P2P平臺就有16家,42天內平均每天爆雷2.6家。

自此,監管層的耐心也已經消耗殆盡,真正的鍘刀開始落下。

今年1月,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了《關于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范工作的意見》(以下稱“175號文”),明確了此后以引導機構退出為主要工作方向。按照175號文件的規定,相關工作要在今年3月底完成。“能退盡退,能關盡關”一句話,盡顯監管層面對于P2P的態度。

而在重慶之前,已經有不少地方開始了取締P2P網貸業務。

10月16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網站發布公告稱,一致認定該省整治名單內納入行政核查的24家網貸機構P2P業務均不符合“一辦法三個指引”有關規定,現予以取締。同時,該省其他開展P2P業務的機構及外省在湘從事P2P業務的分支機構均未納入行政核查,對其開展的P2P業務一并予以取締。

兩天后,山東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網站發布《網絡借貸行業風險提示函》稱,當前P2P網貸行業正在進行風險專項整治,至今未有一家平臺完全合規通過驗收。未來該省將對全省范圍內未通過驗收的P2P網貸業務全部予以取締。

10月28日,深圳金融局發布了第四批12家自愿退出且聲明網貸業務已結清的網貸機構名單。據統計,目前,深圳通報的自愿退出且聲明網貸業務已結清的網貸機構數量已達139家。

此前,曾有消息稱對于P2P平臺將在6個省市進行監管試點,但據《財經》雜志報道,當前已不存在在6個省市進行監管試點一說,接下來監管或將出臺統一針對全國所有在營網貸平臺的政策。

換言之,一個不留。

P2P破滅史

從橫空出世到亂象叢生

清退P2P,代表著一個金融時代的終結。

所謂的P2P,全稱peer to peer,即點對點(個人對個人)借貸。這種模式來源于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曾在1976年把27美元借給了42位貧困的村民,以讓他們免受高利貸的盤剝。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這種模式乘風而起。P2P平臺作為互聯網信貸中介,將投資人的資金匯集,借貸給有資金需求的人群,主要以收取服務費盈利。

追溯起來,國內 P2P的開端起始于2006年。2006年5月,第一家中國P2P公司宜信宣告成立。接下來,拍拍貸紅嶺創投人人貸陸金所、團貸網等國內第一批P2P平臺相繼出現。

自2013年起,互聯網金融成為風口,P2P被樹立為典型,迎來了高光時刻。國內P2P網絡借貸平臺如雨后春筍般徹底爆發。那一年,幾乎每天有1-2家平臺上線,全年的P2P平臺數量高達800家,業內總交易額超1000億元,貸款存量近270億元。

在隨后的兩三年里,各路玩家紛紛入場。不僅是互聯網巨頭、銀行紛紛跑步進場P2P,更多草根玩家也進來想分一杯羹。僅僅兩三年的功夫,2016年國內P2P網絡借貸平臺的數量已達到5000多家。

但是,由于當時還沒有行業門檻,整個行業魚龍混雜。行業急劇爆發后,更是亂象叢生,甚至一些龐氏騙局披著P2P網絡借貸的外衣大行其道。

e租寶就是其中一個典型的例子。憑借著高額收益的誘惑,e租寶自2014年7月上線之后就一發不可收拾。不到兩年內非法集資金額762億元、受害投資人數高達90萬遍布全國31個省區,堪稱“神話”。

然而,e租寶的神話在2015年12月16日戛然而止,因涉嫌犯罪,被立案偵查。

e租寶并非個案,僅2015年歇業、停業的P2P平臺就占據了行業的1/3,其中惡意跑路和詐騙的更是不在少數。自此,P2P的安全問題讓監管層面不得不重視起來,一系列監管政策相繼出爐。

P2P末日黃昏

一個時代就此終結

監管的震懾力度,不容小覷。為了撇清P2P的標簽,不少大型平臺悄悄轉型。

近日,美股上市公司宜人金科旗下網貸平臺宜人貸發布公告稱:將與宜信惠民(宜信金科旗下)進行業務整合,宜信惠民將不再新增出借和借款業務。整合完成后,宜人貸將成為宜人金科旗下唯一網貸平臺。

同樣作為國內最早一批的P2P平臺,拍拍貸也發布公告表示,將采用“信也科技”作為公司名稱。此前,其創始人張俊公開表示,“我們和P2P已經不再有什么關系了。雖然拍拍貸現在還有一些P2P的余額,但是已經沒有P2P的新增交易,公司的主戰場已轉向金融科技。”

此外,連平安旗下的陸金所,也宣布退出P2P業務,轉向于消費金融領域。陸金所中國最大在線財富管理平臺之一,而P2P業務曾是陸金所的核心業務。

一位業內人士笑稱,“俗話說‘天塌下來有個子高的頂著’,現在整個P2P行業個子高的都撤了,P2P就此走向末路。”

據網貸之家數據顯示,截至今年10月末,全國納入實時監測的在運營機構數量已降至427家,比2018年末下降59%,與2016年巔峰時期5000多家P2P平臺相比,運營平臺數量下降了90%多。

這不禁想起了馬云曾公開放言,“P2P從第一天就不是互聯網金融,它是一個有了網頁的非法集資產業。”而P2P從互聯網金融之光到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只經歷了短短數年時間,令人唏噓。(來源:投資界 文/Yorke)

在疫情“籠罩”的當下,電商企業又將迎來一次大考。2020年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如期而至,在這特殊時期,電商消費市場更應經得起考驗。在此背景下,網經社“電訴寶”發起“戰疫3·15 提振電商消費信心”的3·15主題活動,通過系列數據報告發布辨別電商“紅與黑”、打造“云315”平臺為全國電商用戶“保駕護航”、媒體聯動輿論監督倒逼用戶有效維權、律師團“坐堂”提供法律援助、持續開放“綠色通道”對接近千家電商等多種形式,倡議廣大電商遵守法律規范約定,依靠優質的服務贏得信賴,讓消費者暢享網購。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關鍵詞】P2P網貸監督
    七乐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