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100EC>金融科技>消費金融行業破立之間 螞蟻金服高調呼吁“立規矩”

全國疫情數據

{{dataList.mtime}}
  • 確診

    {{dataList.gn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消費金融行業破立之間 螞蟻金服高調呼吁“立規矩”
發布時間:2019年11月12日 10:16:00

(網經社訊)11月5日,螞蟻金服發起了《消費金融機構社會責任倡議》,倡議認為,消費金融行業的健康發展,關鍵在于保護消費者權益和防范金融風險。保護消費者權益要求消費金融機構們做到授信克制、利率適當、保證數據安全和貸后管理文明。防范金融風險則要求消費金融機構們持牌經營、獨立風控、拒絕兜底。

這一倡議與過去幾個月的監管節奏形成了鮮明呼應。

在過去的幾個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信部北京銀保監局頻繁出臺多份文件對信息采集、大數據使用、現金貸類套路貸、助貸模式中的獨立風控等進行了重申。就在螞蟻金服這一倡議發布之后3天,11月8日,銀保監會發布了《關于銀行保險機構加強消費者權益保護工作體制機制建設的指導意見》。

在消費金融的江湖里,監管不斷收緊,灰色地帶不斷擠壓消亡,合法合規活動空間在不斷折疊。行業發展已行至破立之間,漫長的陣痛期可能就快過去,而新的一輪游戲規則和行業秩序即將建立。而新的規則和秩序不但需要監管的呼吁,亦需要頭部機構的引領。

螞蟻金服這一番倡議雖然字數寥寥,卻擲地有聲,顯然經過了深思熟慮。

1

螞蟻金服的底氣

選擇在雙11前夕發布這一倡議,與雙11一觸即發的消費狂歡不無關系。以螞蟻金服拳頭產品花唄為例,來自螞蟻金服的數據顯示,雙11前期,花唄的商家服務中,40%是咨詢開通花唄問題,咨詢量比平時增長了一倍。

作為消金領域的重要參與主體,據了解,目前花唄已經面向支付寶收款商家基本實現全量準入,開通支付寶收款的商家,就可開通花唄收款和分期服務。花唄還為商家提供了一鍵貼息功能,商家可自主貼息吸引消費者,在雙11和家居等特定時點、場景,花唄、借唄為用戶、商家提供定向額度。此前有數據顯示,開通花唄的商家交易額平均提高38%,交易用戶則增加32%。

可以看出,作為螞蟻金服重要的拳頭產品,花唄和借唄并不僅僅面向C端用戶,同樣是撬動其B端轉型的重要利器。在螞蟻金服的體系內,這兩款消金產品的作用,絕不僅僅是生產利差收入,某種程度上,它們是幫助B端商戶在C端獲客層面推動臨門一腳的重要工具。

作為互聯網金融領域當之無愧的頭把交易,螞蟻金服發布這一倡議的底氣不僅來自規模和市場地位,更來自于自身的生態:坐擁頂級流量,更有國內頂尖的技術團隊通過大數據、云計算建立定價模型和實現風控。

花唄額度在500-50000,借唄基本是5萬起步,對場景的依賴略低一些,但兩者的利率定價均屬行業低位。另一方面,花唄、借唄并無公開披露壞賬數據,但從2018年披露的2017年報來看,花唄壞賬數據為1%,低于同期銀行信用卡披露的壞賬數據。壞賬低一方面得益于大數據風控的能力,而另一方面也要歸功于芝麻信用。在螞蟻金服完整的生態建設下,芝麻信用的評級已經能在相當程度上影響用戶生活的便利度,而聯合貸的模式下,放款方包括銀行,與征信系統相連的,分分鐘成為“老賴”,無法購買機票、火車票都會受到影響,更嚴重的,甚至惹來訴訟

此外,螞蟻金服對利率定價的“克制”很大程度是因為其收益來自規模效應,換言之,“客單價”非其所求。以上這些,可能才是“授信克制”、“利率適當”背后的真相。

消費金融,其實從來不是一個沒有門檻的江湖。

2

監管的決心

近來,消費金融江湖并不平靜。頻密的監管文件出臺讓整個行業陷入一種緊張氣氛。

今年8月,App專項治理工作組《信息安全技術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App)收集個人信息基本規范(草案)》基于向社會征求意見進行更新,并于10月27日全國信息安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2019年第二次工作組“會議周”期間,在大數據工作組進行匯報。

10月12日,北京銀保監局發布《關于規范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類業務及互聯網保險業務的通知》(京銀保監發〔2019〕310號,以下簡稱“《通知》”),這被業內視作全國發文的一個重要鋪墊。該《通知》重申了商業銀行線上貸款業務在自主風控、立足本地經營方面的要求,在互聯網跨地域批量獲客的背景下將針對對象由城商行和農商行擴大到了所有銀行類金融機構,并參照《個人貸款管理暫行辦法》提出了面簽、面談的要求,大幅提高了互聯網貸款操作層面的合規管理難度。

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正式公布,并于2019年11月1日起施行。

10月24日,App專項治理工作組在其官方微信號上公布了國家標準GB/T 35273《信息安全技術 個人信息安全規范》更新后的征求意見稿。

上述文件細則此處不再贅述。而監管也并非單純的政策動議,對于市場規范性的約束也在持續收緊。今年9月,魔蝎科技、新顏科技、同盾科技等大數據公司接連被查;10月,51信用卡因外包合作方涉暴力催收時間被問責。

在聊上述監管動靜的同時,不得不提一下2018年初的一份文件,銀監會下發的4號文(《關于進一步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的通知》),直接叫停了包括城商行和農商行在內的中小銀行的“異地直放”。

對銀行來講,資金是有成本的,再低的成本都是成本,同時,資本是逐利的,越有效率的獲利方式越受青睞。這是鐵律。中小銀行的資金依舊需要合適的資產進行匹配,而與此同時,資產端同樣存在需求痛點,一些三方數據調研顯示,我國消費信貸的可獲得率卻并不高。《2019中國消費金融行業發展報告》顯示,我國還有六成成年人無法從傳統金融機構處獲得消費信貸服務。

由此可見,雙方需求存在天然的匹配度。

而4號文下發之前一個月,互金整治辦下發141號文(《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這份文件對互金行業影響深遠,在此后的兩年里,暴力催收、套路貸等風險經歷了漫長的消化周期,風險持續出清的同時又不斷死灰復燃。相較而言,“助貸”成為過去幾年整個互金行業的最為“體面”的轉型方向。而縱觀整個助貸產業鏈,從借款端獲客、信息采集、資信評估、貸款授信、貸后管理到清結算、增信服務。前五大環節的核心痛點都在流量。

天下苦流量久矣。但對螞蟻金服而言,流量從來并不是問題。

與此同時,螞蟻金服雖然看上去是一家互聯網公司,但它和大多數互金機構不同,因為支付業務起家,天生就有金融基因。銀行選擇單純的流量供應商時往往不太挑剔,但要選擇“技術+流量”的深度合作方,則往往十分謹慎,這一點“金融基因”就顯得格外十分重要。

螞蟻金服集團副總裁介紹稱,與銀行的合作主要有三種模式:1.純導流,螞蟻金服僅提供客戶推薦,合作銀行放貸完全自行決策;2.導流之外,螞蟻金服對風險進行過初步篩選,合作方在此風控基礎上自行決策;3.導流基礎上,與合作方共同出資,共同決策是否放款,放款之后,按比例各自承擔風險。

三種模式的共同基礎都是流量。

但對于螞蟻金服之外的互金機構而言,處境則沒有那么樂觀。因此,采用外部采購等手段獲取數據、或高息高授信手段獲取收益的做法并不鮮見。這是監管近期頻頻出手的重要原因。

一些業內人士告訴十字財經,盡管助貸行業依然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但是對于“持牌”幾乎已經成為換行業共識。“其實,并沒有一款牌照叫做助貸牌照,或持股消費金融牌照或持股小貸牌照,互金機構們都在各憑本事尋求自身的合規背書。”

眼下花唄和借唄的金融支持力量已經包括了30多家銀行,數千億聯合貸存量的螞蟻金服,規模已獨占半壁江山,發起這一倡議的重要目的是避免行業被污名化。

行業發展行至破立之間。但始終需要明確的是,沒有金融科技,難成普惠金融。行業要獲得長遠的健康發展,就必須要建立良性秩序。

螞蟻金服副總裁、數字金融事業群總裁黃浩曾表示,緩解消費金融市場的痛點,需要從更廣覆蓋、更多減息、定向額度、更多金融機構參與這四個層面入手:“我們希望通過倡議幫助行業甄別優劣、發現風險。也提醒正規的消費金融機構,應該時刻保護消費者權益、防范金融風險,推動行業規范、長遠發展。”(來源:十字財經 文/李意安)


在疫情“籠罩”的當下,電商企業又將迎來一次大考。2020年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如期而至,在這特殊時期,電商消費市場更應經得起考驗。在此背景下,網經社“電訴寶”發起“戰疫3·15 提振電商消費信心”的3·15主題活動,通過系列數據報告發布辨別電商“紅與黑”、打造“云315”平臺為全國電商用戶“保駕護航”、媒體聯動輿論監督倒逼用戶有效維權、律師團“坐堂”提供法律援助、持續開放“綠色通道”對接近千家電商等多種形式,倡議廣大電商遵守法律規范約定,依靠優質的服務贏得信賴,讓消費者暢享網購。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七乐彩走势图表